<sub id="rfjhx"></sub><address id="rfjhx"></address><form id="rfjhx"><nobr id="rfjhx"></nobr></form>
    <sub id="rfjhx"><listing id="rfjhx"><menuitem id="rfjhx"></menuitem></listing></sub>

              <sub id="rfjhx"></sub>

                <address id="rfjhx"><nobr id="rfjhx"><menuitem id="rfjhx"></menuitem></nobr></address>

                    
                    

                      <sub id="rfjhx"></sub>

                        <address id="rfjhx"><listing id="rfjhx"><meter id="rfjhx"></meter></listing></address>

                        <form id="rfjhx"></form>
                        當前位置:首頁檢察新聞>  > 政法新聞>  正文

                        兩地檢察官跨越千里協作 助烈士英魂回歸故里

                        發布時間: 2019-08-01 16:59:19   作者:成都檢察   來源: 檢察日報   瀏覽次數:

                         

                         

                         

                        在河南省泌陽縣,有這樣一家兩代人,苦苦尋找先烈半個多世紀無果,當地檢察院通過履行公益訴訟保護職責,豫隴兩地檢察官跨越千里協作,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前夕,終使72年前為國捐軀的泌陽籍革命烈士張青山英魂回歸故里。

                        7月18日,泌陽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副局長馮建海、泌陽縣檢察院副檢察長白松亞和該院第四檢察部主任盧斌來到縣烈士陵園,看到張青山烈士紀念碑已落成安放、碑文正在刻制,馮建海表示,完工后,將適時舉行安放紀念儀式。

                        “感人肺腑,終生難忘。”回憶起尋訪過程,泌陽縣檢察院檢察長田冬松感嘆道。

                        尋找父親,小伙變成白發人

                        張玉忠的爺爺張青山,泌陽縣泌水鎮人,出生于1907年2月,1936年7月在泌陽參加鄂豫邊地區的革命游擊隊,1937年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后參加桐柏山地區的紅軍游擊隊,游擊隊又改編為豫南人民抗日獨立團,豫南人民抗日獨立團于1938年2月奉命改編為新四軍第四支隊第八團隊,當地人稱為“老八團”。

                        由于當時白色恐怖的社會環境,張青山參加革命后再也沒有與家人聯系,張青山也被當地國民黨民團誣為參加了“土匪”,多次到家里要人,并對其家人進行欺凌迫害,家人也只是從民團的行徑中隱約知道張青山參加了革命,參加了紅軍。

                        新中國成立后,張青山的兒子張金明及孫子張玉忠、張玉強兩代人,跨半個世紀多方尋找打聽張青山的下落。

                        張金明3歲時,父親張青山就離開家參加革命,張金明8歲時喪母,成了孤兒,靠要飯和親友接濟為生,解放后政府把他送進掃盲班學習,又為他安排了工作,尋找父親張青山,將父親遺骨接回家,成了張金明的一大心愿。

                        為尋找父親張青山,張金明工作之余就四處奔走,到河南確山和桐柏等革命老區、福建福州、安徽合肥、江西贛州、湖北武漢等各地尋找,那時候因信息閉塞,通訊交通不便,一直沒有下落。

                        后來,張金明還帶著兒子張玉忠、張玉強一起尋找,在尋找過程中遇上了許多好心人幫助,也受過不少氣,吃了不少苦。

                        為尋找父親,張金明從一個帥氣的小伙變成了白發蒼蒼的老人,他的工資除了養家糊口之外,全部花費在了尋親的路上。他一路走來,只能吃最便宜的方便面,為省錢多次露宿街頭。因當年新四軍“老八團”戰友,或在歷次戰斗中犧牲或去世,或健在的年事已高、記憶模糊,張金明尋找父親的下落一直沒有得到可靠的信息。

                        直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通過泌陽籍老紅軍史玉林等人介紹,張金明才輾轉聯系到張青山的老首長、時任武漢軍區司令員的張才千將軍。

                        張才千將軍曾任中原軍區第一縱隊第二旅旅長、八路軍第129師第385旅770團團長,保衛延安,留守隴東八年,率部參加了豫西敵后抗日游擊戰爭、中原突圍、保衛陜甘寧邊區等重大戰役,解放后張才千將軍曾任湖北省軍區司令部參謀長、武漢軍區司令員等職務。

                        在武漢見到老部下張青山的兒子張金明,張才千將軍拉著張金明的手熱淚盈眶,張金明的到訪,又勾起了將軍對革命戰爭年代出生入死崢嶸歲月的回憶。

                        據張金明生前多次講述,張才千將軍對他說:“你父親張青山是革命烈士,我給組織證明。”臨走時,張才千將軍還給張金明送了一件毛呢褂子和幾斤茶葉,并派人到泌陽看望了張金明家人,并協調辦理張青山烈士的有關證明手續。

                        1983年5月4日,民政部追認張青山為革命烈士,并為其家人發放了革命烈士證明書和烈屬光榮牌。

                        遺骨何處,跨省尋訪現轉機

                        之后不久,張金明到福州軍區某部看望服役的大兒子張玉忠時,將這一喜訊告訴了他。張玉忠激動不已,還和幾個戰友專門聚餐歡聚,留下了和父親張金明難得的部隊合影照片。

                        1989年3月,張金明又將高中畢業的小兒子張玉強送入了部隊。張玉強退伍到地方工作后,也加入尋找其爺爺遺骨的隊伍。

                        張玉強曾多次帶父親張金明到革命烈士證明書上記載的犧牲地安徽合肥,尋找爺爺張青山的下落,但他們找遍了合肥市的烈士陵園,也沒得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經合肥市民政部門多方查證,也未找到張青山烈士這個人。

                        民政部門工作人員無奈地告訴他們,革命戰爭年代有很多像張青山烈士這樣的英雄為國捐軀,不但犧牲地不詳,不少人連名字都沒有留下。

                        當地民政部門工作人員理解張金明父子兩代尋親的心情,勸說他們不要再漫無目的地尋找,但張金明父子堅信一定能找到。

                        找不到父親張青山的犧牲地和遺骨,成了張金明老人的一塊心病。2018年,86歲的張金明老人彌留之際,仍念念不忘呼喚爸爸的名字,臨終要求兩個兒子一定要幫助他完成遺愿,找到父親張青山。至今,張玉忠手機里還保存著父親張金明去世時呼喚其爺爺的視頻。

                        就在張玉忠、張玉強兄弟苦于無門繼續尋找爺爺犧牲地和遺骨時,檢察機關開展的公益訴訟工作帶來了轉機。

                        2019年4月,其家人向泌陽縣檢察院請求幫助,要求啟動英烈權益保護公益訴訟程序。白松亞和盧斌反復查閱歷史資料,到縣民政局查閱英雄烈士名錄,并和其家人深入座談,提出了張青山革命烈士證明書上犧牲地“合肥”可能為“合水”之誤的假想,因為“水、肥”發音很近似。

                        經查閱資料,1947年甘肅合水確實發生過一次慘烈的戰斗,辦案人員推測可能是工作人員記錄有誤,將“合水”誤記成了“合肥”。史料也記載,1946年中原突圍之后,經部隊整編,中原局、中原軍區有一部分人隨王震率領的北路軍右翼部隊359旅和干部旅,殺出重圍,奪路西進,于1946年8月底勝利到達了陜甘寧邊區,完成了戰略轉移任務。

                        據《第一野戰軍》一書202頁至206頁記載,1946年11月10日中共中央軍委決定,將兩野戰軍統一組成晉綏軍區第一、二、三縱隊。1947年黨中央撤出延安后,西北野戰兵團三戰三捷,然后兵分三路,二縱和教導旅在左,一縱在右,新四旅和野戰軍總部在中路,從安塞出發,再次出師西征,1947年5月王震率領的二縱359旅717、718、719團和獨四旅進至陜甘交界處合水縣城東時,與國民黨新編騎兵青馬警戒部隊遭遇,雙方發生激烈槍戰。

                        海量信息資料讓辦案人員產生一個大膽猜想,張青山烈士犧牲地難道真是千里之外的合水縣?經請示駐馬店市檢察院、泌陽縣委同意,泌陽縣檢察院成立公益訴訟辦案組,田冬松率辦案組奔赴史料上記載曾發生合水戰斗的合水縣調查取證。

                        出人意料,此行帶來了重大轉機。

                        兩地協作,英烈魂終歸故里

                        對田冬松、白松亞一行的協助調查請求,甘肅省合水縣檢察院給予全面配合和大力支持,檢察長李瑛安排副檢察長蔣衛東和民行檢察科科長石明協助查找。

                        兩省檢察官沿著黃土高原上的溝溝壑壑,從新縣城到老縣城,從合水縣烈士陵園一直找到位于老城鎮半山腰的“葫蘆巴”烈士陵園。老城鎮烈士陵園紀念碑碑文記載:內戰爆發后,國民黨反動派整48旅進占此地,集中25萬兵力瘋狂進攻陜甘寧邊區,西北野戰軍團在青化砭、羊馬河、蟠龍“三戰三捷”,殲敵三個旅,俘敵旅長三人,在此期間國民黨整編第83師騎兵八旅侵占了慶陽、合水縣城(今老城鎮)。為收復革命根據地,1947年5月29日,西北野戰軍第二縱隊359旅、獨立第四旅與駐守“葫蘆城”(合水老縣城)的敵軍展開了殊死搏斗,此次戰斗激烈,由于戰時倉促,烈士棺木未具,烈士遺骸被就地掩埋。為旌表烈士殊勛,以慰英靈,1955年甘肅省合水縣人民政府在老城鎮西關建立了犧牲烈士合葬墓和烈士陵園,緬懷先烈,激勵后人。

                        細讀紀念碑碑文、細查紀念碑基座上革命先烈的英名,兩地檢察官唯恐漏掉一個字。蒼天不負有心人,他們終于找到了張青山的英名。

                        合水縣檢察院調取縣退役軍人事務局、老城鎮政府相關證明材料,基本查明,張青山烈士1947年5月犧牲于甘肅合水戰斗。

                        5月20日下午,為緬懷張青山這位為國捐軀、長眠在隴東黃土高原上的烈士,泌陽縣檢察院、合水縣檢察院舉行了簡樸祭奠紀念儀式,鞠躬致敬。

                        “爺爺終于找到了”“爺爺,我們接您回家……”此刻,張玉忠在刻有他爺爺張青山名字的革命烈士紀念碑前,熱淚橫流,長跪不起。這亦悲亦喜的哭聲,令不遠處的田冬松、白松亞、蔣衛東和合水縣老城鎮原副鎮長文功臣等人唏噓不已。

                        哭泣聲也驚動了69歲的烈士陵園管理員薛庭賢,老人主動上前詢問因由,并攙扶著張玉忠,全程陪伴并向他介紹情況,提供資料。老人還雙膝跪地,幫助張玉忠按照當地風俗在烈士合葬墓地莊重取土,用白布包裹系以紅巾,帶回家鄉,迎回故土,以示紀念。

                        魂歸來兮。迎回張青山烈士忠魂后,泌陽縣檢察院在完善相關證據材料的基礎上,依法向縣退役軍人事務局發出檢察建議,要求依照法定程序在家鄉為革命烈士張青山立碑紀念,方便后人緬懷先烈,弘揚烈士為國捐軀的大無畏革命精神。泌陽縣退役軍人事務局接到檢察建議后高度重視,在縣財政局等部門大力支持下,立即行動,積極落實,結合懸掛退役軍人“光榮之家”匾牌,在全縣范圍內開展了雙擁模范城創建宣傳活動。

                        對泌陽縣域內的烈士墓碑保護情況進行大排查,地方媒體集中宣傳泌陽籍英雄烈士、最美退役軍人先進事跡。縣委宣傳部牽頭組織社科聯、文聯、黨史辦等部門開展專題教育,重溫革命奮斗史,傳承紅色基因……如今的泌陽縣,崇尚、捍衛、學習、關愛、保護英烈的濃厚輿論氛圍,正引領社會風尚。

                         

                        檢察官感言

                         

                        沒有英烈前赴后繼的犧牲奉獻,就沒有新中國,更不會有國家的富強和人民的幸福。泌陽縣位于大別山與伏牛山脈交界處,是一片紅色熱土,革命老區,歷史厚重,英雄輩出。革命戰爭年代,涌現出許多英雄烈士,永遠激勵著泌陽縣人民。當年在泌陽戰斗過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和英烈們創建的豐功偉績,永遠銘記在泌陽縣人民心中。

                         

                        泌陽縣具有擁軍優屬的優良傳統,保護英烈權益,讓軍人安心,軍人家屬放心,緬懷英烈,傳承英烈精神,一直牽掛著檢察官們的心。根據法律規定,檢察機關負有保護英雄烈士名譽權、榮譽權的法定職責,用法律手段維護英烈尊嚴和社會公共利益,是檢察機關義不容辭的職責和使命。我院通過辦理革命烈士張青山公益訴訟權益保護案件,就是用法律手段維護英烈尊嚴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具體實踐。

                        為了在全社會形成保護英烈權益的良好法治環境和氛圍,建立保護英烈權益公益訴訟工作長效機制,我院在縣委、縣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聯合縣委宣傳部、縣退役軍人事務局、縣武裝部、縣財政局等部門聯合出臺了《關于成立泌陽縣保護英烈權益公益訴訟工作協調小組的通知》,通過定期召開聯席會議,強化領導,聽取匯報,摸排收集公益訴訟案件線索,向有關主管部門發出訴前檢察建議等形式,加強溝通,充分發揮檢察機關在英雄烈士保護方面的職能作用,通過辦案,督促行政機關切實履行管理保護英烈紀念設施的法定職責,更好地發揮其紀念意義和教育意義,緬懷先烈,傳承英烈精神,在全社會營造崇尚、捍衛、學習、關愛、保護英雄烈士權益的良好社會氛圍。

                        (河南省泌陽縣人民檢察院檢察長 田冬松)

                         

                         

                         

                        256彩票256彩票平台256彩票主页256彩票网站256彩票官网256彩票娱乐256彩票开户256彩票注册256彩票是真的吗256彩票登入256彩票快三256彩票时时彩256彩票手机app下载256彩票开奖 克孜勒苏 | 株洲 | 延安 | 南通 | 珠海 | 象山 | 宜昌 | 湛江 | 库尔勒 | 齐齐哈尔 | 诸暨 | 洛阳 | 庄河 | 曲靖 | 琼中 | 开封 | 姜堰 | 内江 | 赣州 | 驻马店 | 秦皇岛 | 厦门 | 桓台 | 徐州 | 襄阳 | 威海 | 香港香港 | 杞县 | 玉溪 | 甘肃兰州 | 鞍山 | 漳州 | 昆山 | 莱州 | 雄安新区 | 广饶 | 六安 | 白城 | 如皋 | 承德 | 东台 | 辽宁沈阳 | 荆门 | 海丰 | 姜堰 | 澳门澳门 | 海西 | 湛江 | 山南 | 金坛 | 哈密 | 兴化 | 马鞍山 | 东台 | 霍邱 | 垦利 | 澳门澳门 | 永州 | 甘南 | 铁岭 | 乳山 | 巴彦淖尔市 | 吉林长春 | 宝鸡 | 桐城 | 文昌 | 林芝 | 诸城 | 宁国 | 保山 | 三沙 | 攀枝花 | 梧州 | 长兴 | 宿州 | 义乌 | 白沙 | 龙岩 | 邹平 | 象山 | 新乡 | 丹阳 | 鄢陵 | 娄底 | 焦作 | 塔城 | 铁岭 | 海西 | 湖北武汉 | 怒江 | 安庆 | 赣州 | 庄河 | 衡阳 | 珠海 | 清徐 | 惠州 | 青海西宁 | 广汉 | 滕州 | 江西南昌 | 海南 | 吴忠 | 邹城 | 霍邱 | 海南海口 | 改则 | 鹤壁 | 汉中 | 海西 | 垦利 | 商丘 | 湘西 | 昌都 | 江苏苏州 | 西藏拉萨 | 沭阳 | 黄南 | 大兴安岭 | 伊犁 | 呼伦贝尔 | 常州 | 白银 | 达州 | 日照 | 霍邱 | 金坛 | 吴忠 | 义乌 | 漯河 | 宁波 | 屯昌 | 巴音郭楞 | 揭阳 | 香港香港 | 温岭 | 仙桃 | 亳州 | 漳州 | 汕头 | 嘉兴 | 盐城 | 灌云 | 临汾 | 琼中 | 玉环 | 苍南 | 柳州 | 海丰 | 眉山 | 泰安 | 商丘 | 伊犁 | 延安 | 惠州 | 禹州 | 丽江 | 通辽 | 白沙 | 灌云 | 海宁 | 深圳 | 广汉 | 泉州 | 馆陶 | 大理 | 辽宁沈阳 | 南通 | 玉溪 | 辽宁沈阳 | 章丘 | 红河 | 贺州 | 瓦房店 | 通辽 | 崇左 | 深圳 | 迪庆 | 咸宁 | 灌南 | 天门 | 广饶 | 日照 | 吴忠 | 东营 | 襄阳 | 日喀则 | 吕梁 | 三河 | 伊犁 | 正定 | 常德 | 咸宁 | 汉中 | 克拉玛依 | 滨州 | 辽宁沈阳 | 孝感 | 宜都 | 公主岭 | 黔南 | 广元 | 大理 | 咸宁 | 德宏 | 陕西西安 | 秦皇岛 |